今晚六会彩开奖结果 六合开奖结果 > 今晚六会彩开奖结果 >  

龙小山 秦幽小说终极小村医免费在线阅读作者箫

更新时间: 2019-11-10

  洛川看的好笑,或许刘汉已经用尽了全力,但在他眼中就像拍慢动作的电影,轻松的闪过,不住调笑:“拳头挺大嘛加油差一点就打到我了。”

  王涛其实挺有眼力的,洛川一出手,他就知道今天要遭,事情是他惹起来的,他得赶紧溜。但之前,趁洛川对付刘汉他先摸几把李晓雪再跑,这样的美人平时碰都碰不到,摸一下也是赚了,不亏。

  “救我!”李晓雪一刹那仿佛回到了那夜的噩梦。那夜的事情,她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甚至当做没有发生过,不让自己回想。然而,险些被村里两个闲汉玷污的恐惧,却一直缠绕着她。若不是洛川阴差阳错的出现,她真的不敢想自己会掉进怎样地狱。

  洛川听她求救就撇下刘汉赶过来,没来由的心中有火,在他看来李晓雪是亲过他的第一个女人,谁敢欺负她就是跟自己作对。箭一般赶到,抓住王涛的后腰带举起,砸向还不知天高地厚追打他的刘汉。

  一瞬间,李晓雪眼中只有洛川,他又救我一次:我和他本没有任何关系的,他救我,帮我卖瓜,帮我赚了钱,我还怀疑他,真的不该啊。洛川完全占据了她的内心。

  他的灵力是可以增长的,最传统的方法,是按照修仙功法,从天地之间或奇珍异宝中吸收灵气,日夜苦修。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收获功德。功德每圆满一次,他的灵力水平就能大幅提升。比辛苦修炼省力的多。

  如今,他的修为水平,还是入门阶段,如果按境界划分,就是仙役,顾名思义就是修仙中的杂役,若能收集十份功德,就能升为仙徒,仙徒再往上是仙士,需要的功德就翻十倍了,这些他暂时不做想。

  洛川也纳闷:我说我得到的修仙传承里怎么只有术法,没有一听就狂拽吊炸天、能让人一步上青云的功法,想来这份传承的原主人是靠功德提升的。

  功德从哪里来?简单的说就是做好事,把人感动的一塌糊涂,赢得人的充分信任。看起来简单,实则很难。比方说李晓雪,洛川帮了她几次,才在她身上得到一份功德。

  功德是有增有减的,得到一个人的无条件认可,可以得到一份功德,但干一件坏事,功德就会减少一份。安徒生时代这个街区是平民区,4988

  如此苛刻的条件,洛川头大,要不我找一步功法练练?只做好事,很有难度啊?还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比较好。

  这一拳打出洛川就后悔了,打人也是干坏事,好不容易得到的一份功德再减少,那可不划算了。幻想着自己身上冒出万道霞光,带着绝对真诚的对人世的悲悯,移步过去“可怜的娃!疼不?”

  刘汉可不知道他的心思,把他和煦的笑容,当做讥笑冷嘲,很不给面子的嘴硬:“你敢打我!我表哥是冯家的人,我表哥是不会放过你的。”

  洛川觉察功德没有减少,看来除暴安良不算干坏事。好心被当做驴肝肺,他也是有脾气的,作势要再打:“还敢嘴硬!”

  洛川也听过冯家,然而:冯家管我吃喝吗?没有。冯家的钱给我花吗?也没有。那我在乎他干吗?

  什么修炼、功德、提升灵力的事先放一边了。拉起李晓雪:“走了,回村,明天西瓜价格翻倍。”

  “哦!”李晓雪毫不犹豫的答应,仿佛是被人欺负盼到了家人来的小女孩般乖巧。

  洛川一愣:“怎么了这是?不是老和我拌嘴的吗?变化这么大。我真有点不适应。”

  李晓雪钻进厨房:“小川,今天辛苦了,你先洗把脸,我给你做饭。完了你看会儿电视。”完全不把他当外人。

  李晓雪不时瞟他,小伙子真不错,堪称文武双全,沉寂了好久的心,莫名的痒痒。一想到他精壮的身材,脸色赤红。他会不会嫌我年龄比他大?

  洛川却不自在。昏黄的灯光下,狭窄的小厨房,一个火热少妇,一个精壮小伙,太暧昧了。不,俏寡妇香汗欲滴,春意盎然,简直是诱人。

  洛川在她胸前宽松的衣领内不经意一瞥,赶忙抬起头:“嫂子,我先走了。”扶着桌子站起。不走不行,要犯作风错误。

  李晓雪略有失望:“小川,以后叫我姐姐就行,别老嫂子嫂子的。听着多见外啊。”这是要和洛川拉近距离的节奏。

  “我已经见内了,很白,很大。”洛川心底呼喊着,以高抬腿的别扭姿势颠着脚逃跑:“要命!让我叫她姐姐,太反常了。这是不是某种信号?”

  “这是谁干的?”李晓雪心疼的掉眼泪,洛川说今天要涨价呢,被毁坏的西瓜足有五百斤,涨价后一百块钱一斤,那就是五万块钱。

  洛川仔细观察蹄印:“嫂子,咱山上有野猪吗?”问道。白杨村是山里的村子,以前山上的野兽可不少,也曾发生过野兽毁坏庄稼的事情,但近些年从未听说过。可这蹄印看起来像是猪的。洛川联想到野猪,如果因为天气大旱,野猪下山找食,这解释倒也合理。

  “野猪?”李晓雪叉着腰,跺着脚骂:“该死的畜牲,平白和老娘作对,断老娘财路”

  他郁闷的想着,别人都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我这新村长上任,有人给我作对就算了,野猪也来让我上火。李晓雪家西瓜只是他的初步尝试,如果以后开始大面积在村里催熟美容西瓜,这野猪必须得除掉,否则,被野猪尝到甜头,肯定会再来祸害,他的努力相当于给“野猪”干了。

  一时着恼,也不顾忌什么许多了,当着李晓雪的面,施展甘霖术,但是经历过一次甘霖术浇灌后,西瓜并没有再猛长,看来瓜藤的潜力已被激发完了,结不出新瓜。

  快到农资市场,洛川渐渐释怀,如果我再强点,能施展别的术法,就没有这么多难题了。不觉感叹出声:“为了功德,必须得多做好事。”

  有人一见他们,惊讶的说道:“你们还敢来?刘汉放话今天让你们好看呢。”这还是胆子大的,更多人看着他们是同情加幸灾乐祸。

  在车身上标好价格“一百块钱一斤”,洛川等着顾客上门。那刘汉却领着他的四五个“小弟”离他们五米远,拦着不让人靠近。

  李晓雪莫名悲凉:“小川,我们穷人没钱没势干点什么就这么难吗?我们没有招谁惹谁,不管是人还是野兽都来欺负我们。”

  看着她消极的模样,洛川忍不住的怜惜,一手揽过她腰:“晓雪姐,不用担心,就这些流氓无赖,我撑得住。”他还真不信了,他得到的传承里,不但有各种术法,还有五花八门的各种知识,开挂开到这种地步,如果还干不好一个小村长,那真是没法混了。

  两人依偎着,从来没有过的亲近,好似天底下那些互相扶持的恩爱夫妻,但心底都没有别的心思。除了有点热。

  洛川漫不经心的笑了:“姐,人来了。据说是冯家人。你说咱们把西瓜卖给冯家怎么样?也省的咱们风吹日晒吆喝了。”

  “卖给冯家?”李晓雪抬起头。那牛虎已经朝他们走来,分明就是来找麻烦的,怎么会买瓜?

  “看我的。”洛川观察着牛虎的每一个细节,体格雄壮,但走路脚步虚浮;看着凶猛霸道,但是脸色惨白,明显的体虚;双眼暗淡无神,避免着和人眼神交流,信心不足的表现。

  这样一个壮汉,为什么没有信心?洛川仔细看着,运用传承中的所有知识,有了答案。

  牛虎瓮声瓮气的走过来:“怎么?你们看着也是老实人,怎么欺负我表弟了?”拍拍光头,很是不耐烦的样子。

  洛川示意李晓雪暂时让开,迎上前去:“哥们儿,病的不轻啊!多长时间了?两口子吵架不少吧?”

  “我懂吗?哦,差点忘了。我不懂,就是精通,世间的疑难杂症,没有我不会治的。”洛川拽得很:“至于你嘛,小毛病而已!”

  这牛虎看起来很凶,却并不是鲁莽的人。而且他的问题他心里有数,难言的事也就他和自己老婆知道,花钱可不少,就是看不好。眼前这人没有检查,也没有搭脉,突然就说出他的病症,真的是很意外。

  刘汉在旁叫道:“表哥,揍他们,打断他们的腿。他们骗你的,就是农村土包子来卖瓜的。”

  “慢着!”刘汉又来多嘴:“你是想诳我表哥一个人是不?少在这里招摇撞骗。有能耐当面说我表哥什么病?”牛虎来后,他一直很积极。

  洛川很无奈:“真要当面说?好吧!这位老兄,你虽长的人高马大,但早年肾俞伤损,又不知节制,导致亏损严重,本元大减。如今阳气衰弱,虽在壮年,却是外强内虚,某件事上,力不从心”

  “你真知道?”牛虎本想高声叫,声音马上转低。

  洛川一笑:“可惜,今晚开什么特马几号你为了一时之快,私下用了刺激性的药物,虽振片刻雄风,但根基更伤导致现在啧啧”

  刘汉也明白洛川在说什么,看眼牛虎的反应:“难道这乡下土包子说的是真的??”真是难以相信,嚷道:“表哥你萎了?”

  牛虎狂嚎一声,一拳把刘汉撂倒,又踹上一脚:“你成心让我难堪!”他这毛病有几年了,为这,自己媳妇儿在如虎似狼的年纪,不止一次和自己吵架,最近都要闹着离婚了。这是他心底最大的痛,现在居然被宣扬出来。而且人家“神医”都说了要私下说的,刘汉可倒好。

  李晓雪越发觉得洛川了不起:老娘什么都不管了,趁现在村里还没人发现小川的本领,我一定要把他追到手。

  洛川打算借着牛虎,把西瓜卖给冯家呢,笑道:“钱什么的都不算事,举手之劳而已。”突一指点向牛虎脐下三寸。

  出手之快,牛虎措手不及,正要发作,却觉体内一道热流游走全身,瘫痪了好几年的那东西似乎有了反应。

  洛川刚通过手指在牛虎体内打入一道灵气,只是疏通一下他的脉络,腼腆的说道:“兄弟,我叫洛川,别老神医神医的叫。”

  这房子所用药材并不是什么珍奇妙药,都很常见,但牛虎如获至宝,小心翼翼的装进钱包。

  “这都行。这牛虎真是直肠子。以后就找这种性格的人收集功德。晓雪姐的功德都废了好大劲呢。”

  笑嘻嘻的回过味来,却见牛虎看着他的眼神,好似一个憋了四五十年的光棍汉盯着一个娇滴滴的妙龄裸女。

  “当然,天下没有能难住我的。”牛虎还有事求自己,洛川直起身子,端起架子。

  “还有人要看病?”洛川问,摇摇头:“不行,我要卖瓜呢。”这家伙把我节奏都搞乱了,心中腹诽。

  牛虎近乎觍着脸的看向李晓雪:“这是嫂子吧!要不你们拉着瓜跟我走,不怕告诉你们,这事要成了,别说卖瓜,你们卖土坷垃都有人买。就算不成,也耽误不了你们多少事。”

  “这么敞亮?难道是冯家有人生病?机会啊!”洛川偷着乐:“没问题,北斗星顶尖高手论坛,我们跟你去一趟。”

  被牛虎误会和洛川是一家,李晓雪没有解释心里反而挺美,但很快她就严重不满,撅着嘴开着三轮车跟在路虎后面,洛川很不仗义的撇下她上了路虎。

  还有人感叹着:“那小伙原来是神医啊,不知道能不能治痔疮呢!可惜被拉走了。”

  坐在副驾驶上的洛川,把事情搞明白个大概。牛虎是冯家老板冯世安的司机兼保镖,属于绝对亲信那种。得病的人正是他的老板冯世安。

  冯世安身体一向很好,可几天前突然腹痛难当,痛昏过去,再也不醒转,肚子却越涨越大。

  冯家找了不少人诊治,就是看不好,什么怀了“鬼胎”一类的都说出来了,邪门的很。

  李晓雪开着三轮车“突突突”的跟着路虎进了冯家大院,立马有下人阻拦:“干什么的?这是你卖瓜的地方吗?”

  李晓雪在村里还算个人物,到这里被人的豪宅镇的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直接把车扔在人门廊下就跑过来,挽着洛川手臂。洛川是进过大城市的人,见过比冯家更大的门庭,行为举止还算正常。要不是上台阶的时候绊了个趔趄,表现的绝对“绅士”。

  “虎哥,你什么人都往家里领,小姐会生气的。”是阻拦李晓雪那人悄悄说牛虎。

  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子迎出来,略有愤怒:“牛叔,你到哪儿去了?现在家里事多,找你去接秦专家呢,到现在才见人。”

  这女子是冯新悦,冯家冯世安的独女。一身职业装,姿容过人,高挑的身材,虽不及李晓雪丰满成熟,但绝对是多一分显胖少一分显瘦。盛世美颜上不施粉黛,看着有几分疲惫憔悴。

  牛虎打着马虎介绍:“新悦,这是我一个朋友,洛神医,这位是神医的妻子。我临时想起他来,去把他接来了。秦专家到了吗?要不我这就去接他?”

  “神医?”冯新悦叹口气:“现在都是病急乱投医了。”口吻中对洛川根本不相信。

  又道:“秦专家已经到了,牛叔,这几天你也辛苦了,我引他们上楼。你先休息吧!”

  洛川好奇,牛虎和冯家人的关系,从称呼上都很近,这货说谎加玩忽职守,真看不出有什么过人的优点让冯家对他如此相信。

  “你擅长看什么病?看你年纪也就刚上大学,也敢称神医?”冯新悦在前引着洛川两人上三楼,问道。

  洛川知道这位冯小姐对自己不大感冒,很谦虚:“我这手艺是家传的,胡乱能治些病症”

  冯新悦作喜:“实不相瞒,我父亲这病在二十多年前就犯过一次。听父亲说是一位姓洛的人看好的,你莫非是他的晚辈?”

  “不是吧?”洛川暗叫,反正要让冯新悦相信自己的水平,硬着头皮道:“正是家父。”

  李晓雪在旁“哧”一声笑,赶紧捂嘴。洛川哪有什么家父,根本就是胡说八道。但她一笑之下却不紧张了,对洛川的能力绝对相信。

  洛川不好意思:“贱内,没见过世面。”反正已经被牛虎误会了,他也将错就错吧。

  冯新悦没关注他们的小动作:“听我父亲说,那位洛神医当年就四十多岁,到现在应该六十多了,你是他儿子?”

  “家父老来得子,对我很是重视,一身本领全传给了我,什么疑难杂症,都不在话下。”

  《画戟》主叫君轻寒苏青染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免费阅读)画戟【全部章节】精彩试读:樱空热血祭残阳,君挑画戟夜来迟!

  李天司徒凝冰小说名称我的超级杀手老婆在线阅读免费完结版是作者一本写的一本小说:天生体弱多病的乡野小伙刘芒进城寻找父亲的好友,却无意间发现自己的未婚妻是一名杀手,从此他的世界变得大不同!